这本账中央部门“晒”了十年

新华社北京7月17日电 题:这本账,中央部门“晒”了十年

老百姓过日子,总会想着怎么管好自己的“小账本”。国家也是如此。不一样的是,“小账本”自己看看就行,“国家账本”则要定期拿出来“晒一晒”。

可以说,从“要我公开”到“我要公开”,中央部门“账本”晒得越来越细。

记者梳理发现,最明显的一条就是决算公开范围又大了。102个中央部门中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、中国地质调查局、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、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、中国地质调查局自然资源综合调查指挥中心、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、国家移民管理局、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8个部门是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后的新部门。

记者了解到,今年初,财政部印发了《项目支出绩效评价管理办法》,明确绩效评价分为单位自评、部门评价和财政评价三种方式。

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。中央部门“账本”里的“秘密”越少,国家良治善治的动力就越足。

不仅范围扩大,10年来,公开内容也在不断充实,由最初的2张表格增加到现在的8张表格,由单纯地“摆数字”发展到展示绩效和工作成果。

教育部今年5月发布的《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高等教育阶段,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688所(含独立学院257所),在学总规模4002万人,毛入学率达到51.6%,比上年提高3.5个百分点。这些数据成为中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的有力注脚。

不过,这位负责人也坦言,在绩效评价工作中也发现一些问题,如部分项目绩效目标设置不合理、个别项目绩效自评结果客观性不足、绩效自评结果公开比例还需提高等。

17日,102个中央部门陆续晒出各自2019年度决算“账本”。这也意味着,一年一度的中央部门决算公开进入第十个年头。

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秉林指出,高等教育从大众化阶段进入普及化阶段,是“十三五”期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重要发展成就之一,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。

高职扩招不仅为学生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选择,还将为现代制造业等产业一线输送更多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。去年9月,张芹入读山西电力职业技术学院,专业是电力系统继电保护与自动化技术。入学后,张芹发现老师们不仅在教学过程中拓展了许多课本上没有的知识,更是言传身教。“在推动就业上,学校会安排对口实习,让我们安下心来。”张芹说。

据了解,今年中央部门公开的决算信息除了发布在各部门官方网站外,公众还可以通过登录财政部门户网站“中央预决算公开平台”和中国政府网“中央预算决算公开”专栏集中查阅。

比如,审计署2019年度“三公”经费财政拨款支出预算2169.04万元,支出决算1830.82万元,也就是说“省下”了338.22万元。

每年决算公开,“三公”经费总是社会关注的焦点。2019年度中央部门表现如何?据财政部汇总统计,2019年中央本级“三公”经费支出48.74亿元,比预算数减少32.33亿元,显示中央部门落实“三公”支出“只减不增”的承诺效果明显。

在如今已读大三的张若莲眼中,老师们不仅学识渊博,授课也各有特色;更值得一提的是,老师们都是真正以学生为中心。合理的课程设置更让她加快了由高中生向大学生的身份转变。“大学的课程学习和我高中时有所不同,与我想象中的也不一样,差别不仅是课程难度增大了,更在于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门。”张若莲说。

无论接受的是什么样的高等教育,迈进大学的门槛没那么难了,选择愈发多样化了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了。

人们常说,十年磨一剑。对中央部门决算公开来说,今年有哪些亮点值得关注?

“十三五”期间,除了教育规模稳步增长,中国高等教育正在从规模扩张转向内涵式发展。中国高校学科体系、教学体系不断完善,高等教育质量和水平不断提高。

在推动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的路上,2019年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被视作高等教育普及化的“临门一脚”。

“今年中央部门绩效信息公开范围更广、力度更大,绩效评价结果公开数量继续增加。”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财政部将25个项目重点绩效评价报告、394个项目绩效自评结果随同中央决算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参阅,数量比上年分别增长了25%、48.7%。

如今,中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,越来越多的学生像李梦娜一样,成为家中的第一代大学生,通过教育改变了命运。

“预算规范透明是现代财政制度的关键内容。规范和透明相互之间有着内在联系,规范性越强,透明度才可逐步提高。”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说,“透明本身也是预算管理的一个重要环节。”

“过‘紧日子’,核心是会当家,会用资金,节约集约管理和使用财政资金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政策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俞明轩说,政府部门带头过“紧日子”,可以促进全社会养成勤俭节约的良好风气,起到带头示范效应。

北京大学教授刘怡认为,要建立完善评价结果与预算调整、改进管理、完善政策挂钩机制,做到花钱必问效,无效要问责,低效多压减,有效多安排。

今年9月,本科毕业于青岛农业大学的宋晓彤,进入天津城建大学,攻读硕士学位,专业是土木水利。她既是家中的第一代大学生,也是第一代研究生。“相比读本科,读研期间的责任感更强,师生关系也有所不同。导师更像一个指引者,会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合适的方式去发展。”宋晓彤说。她希望通过努力,未来能从事和自己研究方向相关的工作。

这些年,决算公开的内涵也在不断丰富。不仅要“晒”钱花到哪去了,还要看有没有花到刀刃上、有没有花出实效。

来自湖北鄂州、在广东就读中山大学历史学系的张若莲正是这一发展趋势的受益者。她还记得大一刚入校时,专业课的老师在上第一堂课时都会问学生“历史是什么”。“这种入门启蒙,对我来说是一个建构概念和身份转变的过程。”张若莲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