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都机场西跑道大修本月完工盲降系统将升级

首都机场西跑道大修本月完工

运用北斗导航定位等多项新技术,盲降系统将升级,跑道大修后使用寿命提升至20年

曹承解释说,埋在道面内部的传感设备主要监测跑道道面是否发生形变,是否有脱空等“疾病”。另外,长期的数据积累也能够为西跑道什么时候再进行维护,什么时候需要小修、中修、甚至大修提供数据支持。

新报告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

曹承告诉记者,任何一个疏漏都会导致跑道的安全问题。以摊铺温度为例,有的沥青摊铺温度需要在160摄氏度以上,有的则需要170摄氏度以上。所以当把温度传感器安装在摊铺机上之后,沥青温度就会随时由传感器读取并上传到后台,技术人员可实时监控,实现施工过程的全监控。

9月29日,首都机场,工人正在加紧施工。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陶冉

沥青摊铺北斗导航监控

首都机场成为国内首家在跑道大修中三层道面都使用湖沥青的机场。

与普通沥青相比,湖沥青的高温性能具有明显优势,它能够保证跑道在夏季,不会出现轮辙,而轮辙正是威胁飞机运行安全的最主要因素之一。曹承介绍,湖沥青在北京城区路面,比如长安街、三环路、四环路的主路路面上面层都有运用,这次首都机场将这项“黑武器”整体运用于三层道面材料中,目的在于进一步提升西跑道使用性能。

在本次西跑道大修中,引入“数字监理”,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数字化施工过程中的北斗导航系统。

大修引入“数字监理”——北斗导航系统,可以对沥青混凝土的生产、运输、摊铺压实等各个环节实现全程监控,其定位精度可以达到厘米级。西跑道大修完成后其使用寿命将提升至20年,较以前工艺的设计年限增加了5年。日前,新京报记者对西跑道大修工程现场探访。

除跑道两端的400米进行施工调整外,跑道中间的2400米在施工过程中也大有讲究。

曹承介绍,西跑道当前的盲降等级是一类盲降系统,也就是说能见度在800米以上,飞机可以降落;大修完成后,西跑道整体的盲降系统将提升至二类,能见度在400米以上都可以降落。为了配合这一升级,在大修过程中还进行了C滑行道中线灯升级改造,通过灯光加密配合西跑道盲降系统的升级。

尽管超过使用年限,但是西跑道性能依然非常好,平整度也能很好地满足飞机起降要求,不过随着寿命的延长,道面出现细小裂纹。

曹承介绍,此次西跑道大修分上、中、下三层摊铺,上面层6厘米,中面层7厘米,下面层8厘米,并确保每层沥青都有足够压实度。在本次大修过程中,上中下三层全部加入湖沥青,与改性沥青按比例混合使用,以此显著改善沥青性能。

这种名为“数字化监控设备(摊铺机)”的机器还可以针对沥青摊铺工艺的特性,加装各类传感器及显示平台,以获取摊铺时的摊铺温度、厚度、速度等数据,传输至云平台,实现现场机群协同作业。

首都机场西跑道大修系列工程跑滑工程组负责人曹承介绍,2000年大修时,西跑道最上层使用的材料是湖沥青。按照当时的工程技术施工方法,道面使用年限为15年。也就是说从理论上来看,西跑道从2015年后开始“超期服役”。

曹承说,使用北斗导航后,工程技术人员可实时监控摊铺机工作状态,一旦其操作不符合规定即可迅速干预,提高工程效率和质量。

而道面两侧的探测器则可以监测跑道上的“不速之客”,比如石子、鸟类等威胁航空安全的物体,被称为机场跑道外来物(FOD)探测系统。曹承告诉记者,西跑道的外来物探测系统反应灵敏,在主动发现侵入跑道的外来物体后,可以第一时间向工作人员发出预警。根据预警,场务管理人员可以及时上道清除隐患,确保航班起降安全。

曹承透露,此次大修运用多项新技术,比如北斗导航定位技术、“智能跑道”、沥青混凝土定制等,大修完成后,西跑道使用寿命将提升至20年,较以前工艺的设计年限增加了5年。

成都全市现有160名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

除了施工工艺的进步,我觉得工作人员对自身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,我们的工作是越干越细,胆子越干越小。胆子越来越小是因为对施工精度要求越来越高,偏差率已经控制在千分之五以内。

——曹承(首都机场西跑道大修系列工程跑滑工程组负责人)

大修后使用年限升至20年

在现场,记者看到一台台施工车辆车顶或者车的一侧,都装有一个像蘑菇一样的探头,作用就是接收北斗导航信号。这样在施工过程中,就可以对沥青混凝土生产、运输、摊铺压实等各环节全程监控,定位精度可达厘米级。

在本次西跑道大修中,工程技术人员还给跑道背上了一整套“动态心电图仪”。这个属于跑道的特制“动态心电图仪”由很细的分布式光纤、传感器、探测仪等组成,它们被安置在跑道道面内部以及道面两侧。这套“动态心电图仪”可以24小时不间断地自动向技术人员传输跑道健康情况。

这个“双节”假期,首都机场西跑道大修工程仍在紧张施工,按照计划,大修将于10月下旬完工投运。这是43岁的西跑道自2000年沥青混凝土加铺后开展的首次大修。

西跑道背上“动态心电图仪”

患者:蒋某,男,16岁,江苏扬州人,加拿大留学生。6月23日乘坐CZ8432次航班自加拿大多伦多出发,6月24日抵蓉。入境时体温正常,无异常症状,海关采样后转送至集中隔离点。6月25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,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,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7月4日因胸部CT检查结果异常,订正为确诊病例。

目前,首都机场共有三条跑道,分别是中跑道、西跑道和东跑道。西跑道建成于1977年。2000年,首都机场对西跑道第一大修。

上中下三层均加入湖沥青

西跑道全长3200米,跑道两端各400米由沥青混凝土道面调整为水泥混凝土道面。曹承解释说,飞机起飞阶段跑道承受的荷载最大,而水泥混凝土道面强度高、稳定性好,可以更好地满足飞机起降需要。